新研究:新冠大流行造成的孕产慢性压力,可能导致新一波出生婴儿体重偏轻

时间:2020-08-21 04:28:57 来源:互联网作者:贵州省凯里市点击:897

导读:本文是由贵州省凯里市网友投稿,经过子宫肌瘤的原因编辑发布关于"新研究:新冠大流行造成的孕产慢性压力,可能导致新一波出生婴儿体重偏轻"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新研究:新冠大流行造成的孕产慢性压力,可能导致新一波出生婴儿体重偏轻

科学家称,新冠大流行造成的慢性压力可能会导致一波又一波婴儿出生时体型偏小。

研究人员分析了8项涉及8200多名孕妇和100多万名儿童的研究。他们发现,怀孕期间的压力与出生时的低体重有显著的联系。出生时的低体重是指足月婴儿的体重少于5磅8盎司。

出生时身材矮小,可能会导致长期的问题,它与学习成绩差、成年后体重超标以及过早死亡有关。

怀孕本身就是一种压力,即使没有一场仍在肆虐的全球流行病的影响。对金钱、工作保障、抚养子女的住房或家庭事务的担忧都可能导致“慢性压力”,并可能因新冠病毒而恶化。

这方面出现过的一个例子是2008年金融危机对西班牙的打击——低出生体重婴儿的流行率上升了约2%。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慢性情绪压力对人类生长的影响。拉夫堡大学(theUniversityofLoughborough)的生物人类学家巴里·博金(BarryBogin)教授与西班牙的一位同事共同开展了这项“生物文化”(biocultural'study)新研究。他回顾了之前的几项研究,以预测Covid-19对下一代出生体重的影响。

BarryBogin教授和合著者CarlosVarea博士在《美国人类生物学杂志》(theAmericanJournalofHumanBiology)上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可能会让孕妇从“快乐、快乐变成恐惧和担忧”。

基于这些发现,两人预测,“需要两代或更多代人”的追踪观测才能确切理解新冠大流行将如何影响未来的婴儿。不过,他们写道:“可以假设,在不久的将来,全球范围内的产妇情绪压力会增加,婴儿出生体重会下降。”

研究人员发现,产前压力暴露与低出生体重增加之间存在“显著”联系:

2012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测量了488位菲律宾母亲唾液中的应激激素水平。结果发现,晚上皮质醇水平较高的准妈妈通常会生下体重较轻的男孩。但是女孩们却没有受到那么大的影响。

另一项研究观察了3360名女婴,她们在某种程度上曾经历过纽约世贸中心9/11恐怖袭击,比如在倒塌的大楼里,或者住在该地区。

科学家还表示,由于父母担心钱的问题,新冠过后不会出现以往危机“过境”常随之而来的婴儿潮——纵观历史,由于战争、疾病或饥荒造成的死亡人数激增之后,随着国家恢复正常,怀孕潮也随之出现。原本不少人认为社交隔离和封锁会导致夫妻性生活频率增加,推动婴儿出生率。不过这次许多专家却一反常态地预测:由于不少夫妻变得过于担心钱的问题,疫情过后不会马上出现一波生育高峰。

一组意大利研究人员甚至还预测称,由于封锁的影响将是长期的,因此危机过后出生人数很可能会下降。米兰博科尼大学(BocconiUniversity)的阿恩斯坦·阿瑟夫(ArnsteinAassve)教授和同事们得出结论,由于经济不确定性和育儿负担的增加,“后新冠时代”的生育率似乎会下降。

抚养孩子需要花钱,因此,对于那些因为失业而为钱发愁的成年人来说,这似乎是不可行的。这就是2008年大衰退(GreatRecession)带给我们的经验和教训:当时全球总体生育率下降,尤其是那些经济衰退最严重的国家。

对未来的高度不确定性也可能会让夫妇推迟生孩子。在高收入国家,刚当上“准爸爸准妈妈”的夫妻往往依赖托儿服务。但在大流行期间,由于托儿所和学校关闭,儿童智能被迫回到家中,这些负担让他们望而却步。而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由于城市化和更多妇女就业等趋势,近几十年来生育率几乎都是下降的趋势——新冠造成的经济倒退也不太可能从根本上扭转这一局面。

在获得计划生育服务方面的困难,倒是有可能会导致意外怀孕的激增,这在西非埃博拉危机后就已出现。

而新的研究将出现在即将出版的《美国人类生物学杂志》(AmericanJournalofHumanBiology)关于新冠大流行的专刊上。其中提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研究人员们发现,在事发地点“所有类型的直接接触和创伤后应激障碍,都与事件发生两年后出生的低出生体重有独立的相关性”。

BarryBogin教授和CarlosVarea博士总结道:“这项研究的基本信息是,母亲的压力会降低出生时的体重。”

他们自己所做的一项研究在2008年至2014年的西班牙金融危机期间也发现了类似的趋势:第一次生育的婴儿所占的比例从1996年的5.12%增加到2008年的6.87%。在已经成为母亲的妇女中,低出生体重婴儿的流行率从3.96%增加到5.2%。

BarryBogin教授表示:“在经济危机之前的几年里,西班牙几乎所有的社会经济阶层的产妇出生体重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在金融危机期间。”而且他们的研究结果得到了支持——有研究报告称,在2008年的银行体系危机期间,葡萄牙、冰岛、日本和希腊的新生儿体重出现了下降。

另外,近期韩国延世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尽管在怀孕期间出现新冠大流行对胎儿或新生儿死亡率几乎没有影响,但它可能与早产有关——这有时还会对母亲和婴儿造成严重后果,包括死亡。这种情况下,早产是常见的,并发症包括胎龄小、出生体重低和窒息。感染COVID-19的母亲所生婴儿大多无症状。然而,在那些有症状的人中,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呼吸急促、胃肠问题、呼吸窘迫综合征和发热。其中一例新生儿死于胃出血。在母亲中,常见的症状包括呼吸急促、咳嗽、发烧和肌痛,多数为肺炎。不良妊娠结局包括胎膜早破、早产、胎儿窘迫、产后发热和死产。

BarryBogin教授和CarlosVarea博士在他们的评论中解释了慢性压力如何导致身体的生物变化,改变激素水平和细胞行为:

母亲的压力及其对婴儿的影响也可能是间接行为造成的,如不良饮食、吸烟等上瘾行为和未去产前预约。

专家将“慢性压力”定义为与金钱、住房和社会支持相关的不安全感。它包括对失业、失去福利、失去伴侣或失去住房的担忧。

谈到Covid-19带来的压力,博金教授和Varea博士说:“对大流行疾病的恐惧传播的速度和深度,与疾病本身一样快、一样猛。”“恐惧以多种方式发挥作用——从极端的偏执和暴力、仇外心理、封闭的边界、经济封锁,和社会距离。”

恐惧遍及社会的各个层面。恐惧会导致情绪紧张。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不安全感带来的慢性情绪压力对人们的生理影响。研究人员指出,最近的事件证明,流感大流行正在导致情绪驱动的行为。“如果孕妇、胎儿和所有年龄段的年轻人都暴露在慢性的、有毒的情绪压力之下,将会受到伤害。”

慢性毒性压力会对人体健康造成损害,包括影响人的身体发育,与食物短缺和感染一样严重。而出生体重过轻的后果则包括学习和学习成绩差的风险增加、心理问题和成人收入减少。

研究人员指出,在健康方面,它可能会导致感染、成人肥胖、糖尿病、心脏病,平均而言,还会导致过早死亡。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nvrenjkw.com/xlqg/3096.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女人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女人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网友评价